一起比慘 痛苦減半 真是這樣嗎?

2020-01-10 10:46圖文來源:中國青年報

有時候比慘,可以讓當事人都好過些,但如果把我的一帶而過,馬上轉為你的,只讓我覺得不被關注。

--------------------------------

“我太難了!”這個月來,小A第100次“哀嚎”道。

朋友小B聞聲趕來:“你咋啦?”

“我哭慘的時候你也哭慘,能讓我好受點。”

“我也太慘了吧!在微博轉發100個,抽獎了還是一個都沒中!”

“我比你更慘啊,不光抽獎抽不中,還丟了錢!”

“說到這個,我昨天把手機屏幕摔了!又要破財吃土了。”

“屏幕壞了算啥啊,我才倒霉呢,還有一個星期就要交開題報告了,可是電腦崩了,文件都沒了……”

“……還是你慘一點。”

“慘”當然是一個缺乏用來客觀評價標準的東西,人們得通過與其他人的比較來評價自己的“慘”,這個過程就是一種社會比較。

“幸福是個比較級”,這句話的確有道理,跟人比慘可能能夠帶來“積極情緒”——當然僅限于對方比自己慘的時候。當小A發現小B好像比自己過得還差,就不那么想哭了,甚至想繼續聽聽了。

當人們的自我價值受到威脅時,比如發現自己運氣不好、過得不舒服時,就會傾向于和比自己差的人進行比較,從而感覺到自己的地位還是有那么一點優越的、生活還是有些盼頭的,從而感受到更多的幸福感。

但是小A聽著聽著,開始有點不舒服了。

但如果你哭得太慘,我……

小B越說越起勁了:“導師催得我好狠啊,明明沒給我什么指導;這個月天天水逆,今天電腦也壞了;我師姐也是,只會嘴上說‘你要加油’‘會過去的’,在老師面前應付一下,就把所有的活都推給我干……”

半個小時過去了,小A內心愕然:“怎么回事,最開始不是我在說嗎……”

有時候比慘,可以讓兩位當事人都好過些,但如果把話題開啟者的難一帶而過,馬上轉為自己的,只會讓當事人覺得不被關注。

人人都有“被看到”“被聽到”“被關注”的需求,有的時候,說出自己的慘是想得到實物或信息上的支持,但也有時候,說慘只是想得到一些關注、一點安慰,感受到支持。小A本來只是希望得到幾句“你最近的確挺難的”,摸摸頭罷了。誰想到,小B不光否定她的慘,認為“你這不算什么”,還不顧她的心情,長篇大論起來。

當朋友哭慘時,正確的應對方法是這樣

當然,小A也相信小B并不是故意給她添堵,而是太難的時候,大家都需要有個發泄的時機。所以這次,她雖然被動成為“垃圾桶”,但還是想辦法讓小B舒服一點。

在朋友訴說自己“慘”時,“你這算什么”當然不是個好回復,否定對方的遭遇,會讓對方感覺自己的感受和想法被否定了,進而自己這個人都被否定掉了。

相反,小A選擇了傾聽、復述和共情小B。

心理學指的傾聽不是一般的聽聽。傾聽過程中,眼神肯定、點頭、“嗯”“可不是嘛”,這些回應才能讓對方知道你真的在聽。

復述是個簡便易行的方法,往往能帶來不俗的效果。復述帶來的諸多優勢之一,就是能夠降低我們日常習慣的對話節奏,給傾聽者和傾訴者創造了協調同步的機會。當然啦,復述也不是純粹的復讀機,而是對剛剛說的話進行加工,用自己的理解說出來。

小A就這樣回應小B:“你師姐是在老師面前表現得自己很努力、很支持你,但其實什么幫助和支持也沒給到,對嗎?”

“對啊對啊,氣死我了!”

復述主要是復述對方的內容,共情則主要是感情方面。小A繼續說:“是啊,你一定很生氣,本來以為是信任可靠的師姐,結果只是邀功了!”

“就是就是!”小B頻頻點頭。

“不光生氣,還覺得受傷,你本來可是信任她的!”

“對啊,我原本對合作很期待,這下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相處了,真覺得手足無措……”說著說著,小B忽然醒悟過來,“咦,我們不是在談你的事嗎?我是不是說得太多啦,本想安慰你的……”

“沒關系呀,大家都很難,我愿意聽你說這些,陪你度過這段難。下次,換你陪我吧!”

作者:殷錦繡責任編輯:劉陽
關于比慘痛苦減半的新聞
0人參與
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
    腾讯分分彩的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