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度彈幕"awsl"衍生出一幕幕小劇場

2020-01-10 11:17圖文來源:中國青年報

這是一個樂此不疲地發明各種縮略語的時代。

在過去的2019年,嗶哩嗶哩的用戶總共發送了超過14億次彈幕,其中“awsl”超過330萬次。此外,“淚目”“名場面”“妙啊”“逮蝦戶”“歡迎回家”等也入選十大彈幕熱詞。

這是一個樂此不疲地發明各種縮略語的時代,“awsl”正是源于“啊,我死了”的拼音首字母縮寫,表達了年輕人在感受到“驚訝、興奮、快樂”等各種喜愛之情時的強烈情緒。

哪些視頻內容獲得了最多的“awsl”了呢?比如,在充滿煙火氣的紀錄片《人生一串》中,罪惡的烤串——尤其在深夜——讓人不禁發出了“awsl”的感慨;在童年神劇《巴啦啦小魔仙》中,也存在90后都要30歲了的“awsl”;還有軟萌的熊貓、魔性的舞蹈,都能用“awsl”來表達感受。

在首都師范大學文學院講師林品看來,“awsl”與近年來流行于二次元圈的另一個短語“血槽已空”存在相通之處,“兩者抒發的都是流媒體內容觀看者,遭到高能內容‘暴擊’時的體驗。‘暴擊’的來源則往往是‘盛世美顏’‘激萌動畫’‘炸裂舞臺秀’等極具感性沖擊力的流媒體內容”。

但與“美爆了”“激萌”“炸裂”等過氣流行語描述客觀事物不同,這一屆彈幕,如“血槽已空”與“awsl”,都更強調“我”的感受。

這一屆彈幕也更鏟平了門檻。“與挪用電子游戲用語的‘血槽已空’相比,‘awsl’并不要求使用者擁有游戲文化的背景知識,更加簡潔,更易輸入,因此獲得了更為廣泛的傳播,最終破圈而出,進入飯圈文化、同人文化等領域。以至于在微博轉發的過程中,還衍生出‘sdl,tql,awsl’(是大佬,太強了,啊我死了)等新的表達花樣。”林品說。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博士后高寒凝認為,“awsl”作為一個高頻彈幕,它所極力表達的“被某一事物狠狠擊中”的情感體驗,事實上與“萌”(語源為日語詞“萌/燃”,表示“對某件事物的喜愛熱烈到像胸口在燃燒一樣”)這個二次元文化核心詞匯,內在邏輯幾乎完全一致。

“在亞文化社群內部,存在某種固定的表意需求,并在措辭上不斷升級、強化。而拼音首字母縮寫的形式,與彈幕文化即時性強、即興發布、停留時間短暫的特性最為匹配。”高寒凝說。

年輕人的創造力是肆無忌憚的,在拼音狀態輸入“awsl”,出現了它的衍生版——“阿偉死了”。清華大學文化創意發展研究院特約研究員薛靜覺得,“awsl”的衍生版,猶如“一幕幕小劇場”。

“‘死亡’的主語,從令人諱言的自己,變成了憑空誕生的‘阿偉’。網友的創造力再次被激發,‘阿偉火葬場’‘前方亂墳崗’‘阿偉出來受死’‘請問阿偉死了幾次’……主語的轉換,讓人們重新獲得了使用語言、夸張修辭的輕松余裕。”薛靜說,“網絡用語在流傳過程中,由變體又新產生的這些詞匯、句式、情境,不但說明了網絡詞匯在使用時的靈活生動,也體現了網絡文化本身的創造力和生命力。”

作者:蔣肖斌責任編輯:劉陽
0人參與
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
    腾讯分分彩的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