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南京新聞 > 社會 > 正文

新鮮事!南京一小區業委會給業主發“紅包”

2020-01-12 11:12圖文來源:揚子晚報

新鮮事!業委會給業主發“紅包”

引發話題:公共收益的“福利”你享受過嗎?

近日,一則南京經緯城市花園業主委員會給業主發“紅包”的通告在不少小區的業主群流傳,“紅包”款項來自小區公共收益結余部分,這也引發了不少業主對于小區公共收益的關注。你所在的小區有公共收益嗎?你享受過小區公共收益帶來的“福利”嗎?小區公共收益收支公開透明嗎?揚子晚報記者隨即進行了探訪。

探訪

業委會給業主發“紅包”

在流傳的這份通告上寫著:依據《2019年經緯城市花園業委會公告》,在2020年春節前將小區現有公共收益結余部分,以節日慰問金的方式向小區業主發放,具體標準為每戶發放貳佰元人民幣。領取方式:必須由業主本人持身份證和房屋產權證(兩證)前來登記領取。這份《公告》令不少業主看著“眼熱”,疑問也隨即產生:我家所在的小區有公共收益嗎?公共收益都是怎么花的呢?一年到頭了還有結余嗎?

賬目透明業主更信任

“小區公共收益的使用,應當遵循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原則。”位于河西的宋都美域錦園小區的業委會主任王敏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要用好小區公共收益,首先小區的議事規則中對于公共收益的收支要有明確規定,使用過程也要公開透明。以該小區為例,小區的公共收益主要用于小區的日常維護,但日常維護的費用支出也不是想花就花,5萬元以下的一般維護項目,由業委會開會通過并進行公示,如果有超過10%的業主反對則先行擱置。公共收益支出超過5萬元則必須召開業主大會投票表決。小區公共收益賬目的透明度,也是很多業主所關注的,“我們小區每半年就會公示一次收支情況,每個業主都可以來查詢。”在王敏看來,小區公共收益的收支越透明,業主才會越信任。

使用不當最終業主來“買單”

揚子晚報記者采訪中發現,并不是每個小區的業委會在小區公共收益使用方面都令業主滿意,位于寧南的翠島花城第三屆業委會就因為小區公共收益使用存在問題等原因,被小區業主“彈劾”。“我們這個小區每年的公共收益有200多萬,但第三屆業委會在移交時只剩下了幾萬塊錢,四年多時間七八百萬花掉了,怎么花的我們業主卻并不知情。”揚子晚報記者在翠島花城采訪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主告訴記者,正因為類似的種種問題,小區業主聯名向街道提議召開業主大會臨時會議,議題是“提前換屆改選業主委員會委員”?,F在,小區新一屆業主委員會已經正式選舉產生。

提醒

小區公共收益有風險點

揚子晚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小區的公共收益除了停車、廣告,有的小區還有房屋租賃等,稍微上點規模的小區,每年的公共收益就有數十萬,有的小區達到上百萬,對于掌握這筆資金的業委會來說,面臨的是“人性的考驗。”采訪中也有業主提出,這筆收入能不能由物業公司代為管理呢?王敏接受采訪時表示,在小區業委會成立前,宋都美域錦園小區的公共收益就是由前期物業收取的,對于這筆費用的使用,同樣是筆糊涂賬。正是吸取了這樣的教訓,業委會在更換物業后掌握了小區公共收益的主動權,按照合同約定,“該給物業的給物業,如何使用我們賬目清清楚楚。”

缺乏監管是最大問題

“其實說到底,還是缺乏監管的問題。”翠島花城社區書記周紅蘭接受采訪時表示,由于小區公共收益屬于業主,所以這部分資金政府部門目前是無法監管的,這也導致了諸多問題的產生,“小區公共收益的資金并不是小數目,還是應當有部門像維修資金那樣監管起來,這樣業主的利益才能得到有效維護。”周紅蘭也表示,小區公共收益使用的漏洞,還與許多業主“不上心”有關,“很多上班族根本就沒留心過這塊,以至于自己的利益被侵害多時卻依然毫無察覺。”

立好規矩便于監管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南京城市治理委員會公眾委員王興宏接受揚子晚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小區公共收益的收支現已成為小區管理中一個突出的矛盾點,想要解決好這個矛盾,最為重要的是制定規則,完善的財務制度也必不可少,比如要約定小區公共收益只能用于小區事務,限定業委會主任的簽字權等,只有先把規矩立好了,大家才能來遵守。

作者:薛玲責任編輯:劉陽

周刊

腾讯分分彩的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