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南京新聞 > 文體 > 正文

上新了年畫 讓年畫重新流行南京設計師創作“新年畫”

2020-01-12 11:28圖文來源:金陵晚報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王安石在《元日》一詩中描述的貼門神畫、年畫的場景,如今在城市已經難得一見。走進位于鼓樓區高云嶺的明社·璞齋,舊時年味會撲面而來。這里的“守衛與賜福——中國門神畫藝術展”展出了多幅古版年畫珍品,以及不少與門神畫相關的文獻資料和畫版實物。不但南京市民對此充滿好奇,連不少老外都慕名前去。

門神畫,是年畫的一種。過去,在這個時節,家家戶戶都要撕下舊年畫,貼上新年畫,準備迎接新春佳節了。南京的年畫有何特點?過新年你家會貼年畫嗎?

南京年畫自成一派

門神的形象是隨著時代變化而變化的。金陵科技學院民俗學者戴欣佚介紹,最初的門神是為了“避兇”,因而大多是“武門神”,后來,人們對生活的祈愿逐漸有了更多別的需求,比如升官發財、祈福。于是,門神畫開始出現“天官賜福”“福祿壽三星”“加官進爵”等,這些就是“文門神”。再后來,人們在門上、屋里貼的畫種類越來越豐富,就形成了吉祥喜慶的年畫風俗。

一方水土,一方年畫。作為南北交通樞紐的南京,年畫和年俗又自成一派。民俗專家陶思炎在《南京民俗》一書中寫道:“在南京,祈福類的門畫品種較多。”據《金陵歲時記》記載,南京貼年畫歷史悠久,種類多樣,內容因人而異,年老者用四季平安,少年則用麒麟送子、五子登科、冠帶傳統等圖。那些講究的有錢人家,過春節時還專請畫家在書房客廳門心上畫“歲朝清供”“歲寒三友”“鐘馗捉妖”“增福財神”“喜鵲鬧梅”或山水花鳥等。眾多年畫中,特別暢銷的,還是人人喜愛、家家歡迎的財神像。

“耐克”“蘋果”都瞄上年畫

貼春聯和“福”字作為年俗一直延續至今,年畫卻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如今的我們還需要年畫嗎?

南京大學藝術學院副教授、民俗學家、藝術文化學者、江蘇民間文藝研究中心秘書長李牧認為,在天津楊柳青以及蘇州桃花塢這些地方的年畫上,可以發現傳統的人物畫痕跡。“我覺得年畫是民間自發的,是對中國傳統人物畫的一個繼承和發展。”李牧說,年畫的另一個有意思之處在于作圖方式。“從年畫的構圖、色彩的使用等等方面,你可以看到年畫的色彩是比較大塊、比較鮮明的,這和西方當代藝術有很多的相似性。”李牧說,現在年畫的這種構圖方式被運用到現代廣告和一些藝術設計上面。

2015年耐克公司曾出過一款限量版籃球鞋,把楊柳青年畫的“蓮年有余”經典圖案印在了鞋子上。“蓮年有余”是楊柳青傳統年畫主要吉祥圖案之一,由福娃、蓮花和鯉魚組成。“蓮”是“連”的諧音,“余”是“魚”的諧音,此畫又被稱為“年年有魚”或“連年有魚”。這款鞋受到了許多收藏者的喜愛,價格已經翻了十幾倍。蘋果公司2017年與一些藝術家合作,推出年畫壁紙,也特別受歡迎。“一些商業巨頭已經開始瞄準中國的年畫,把它作為一個很重要的商業宣傳手段。從這一點而言,年畫本身的價值已經逐漸顯露出來。”李牧說。

南京設計師創作“新年畫”

著名設計師、南京文化名人速泰熙從傳統年畫、剪紙等民間藝術、西方藝術和中國古代文人畫中吸取經驗,形成了自己的“新年畫”風格:氣氛火爆、歡樂、熱鬧,又滿懷生命的熱情。為了迎接鼠年,速泰熙創作了一系列生肖鼠主題“新年畫”:“玉樹(鼠)臨風”,巧用諧音,精心設計了一對可愛的“鼠寶貝”,其中一只好似風流的才子,身著傳統服飾,手拿一把扇子。“終成眷屬(鼠)”,一對“璧鼠”穿著紅艷艷的傳統服飾,伸手比心。還有“獨樹(鼠)一幟”、“窈窕淑(鼠)女”等一系列作品,每一幅都非常別致有趣。

速泰熙創作的生肖鼠主題“新年畫”已應用到明信片和郵票上。他介紹,在設計生肖主題的年畫圖案時,不僅注重表現原汁原味的民間特色,還要講究前衛、動態的設計感,以及夸張、變形、明暗對比的技法,使之活靈活現,充滿了憨態童趣。“讓設計既有傳統文化的根脈,又有現代文化的嫁接。這樣才能符合當代人們的審美情趣,又能彰顯城市文化特色。”

作者:邢虹 翟羽責任編輯:劉陽

周刊

教育、醫療、養老、就業、社會保障……一項項事業的投入,回應著習總書記對江蘇的諄諄囑托,回應著百姓對“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的期待,書寫出一張張南京人的“幸福答卷”。[詳細]
腾讯分分彩的骗局